艺术评论
渊源有自——赵华山水画艺术特色
潘丹(美术评论家)

  


(一)

  在岭南派的历史上,其美术活动就异常活跃,大有和北京、上海形成三足鼎立之势。在今天,由于广东的特殊地理、人文环境,又使广东画坛更易接受新的思想和外来影响。“折衷中外,融合古今”在广东最为明显,因此,作为岭南派的第三代传人——赵华先生的崛起就绝非偶然。
  赵华先生大半生都奔走于祖国的大江南北,跋涉于山川云海之间,搜尽奇峰打草稿。作为艺术大师关山月的得意弟子,其取得的艺术成就正是以长期锲而不舍的用功中得来。当王挥春老先生向我推荐赵华先生时,我翻开那沉甸甸的、沁着墨香的“赵华山水画集”时,最初的印象就是,赵先生是一位大气大度、视野开阔步的画家,他的画多是大图阔幅,丰满宽远。作品没有矫饰、雕琢,几乎所有作品都浸透着一种粗犷豪迈的气势。赵华是一位有深厚传统功力的画家,他虽然属于岭南派,但有自己的特色,也绝非仅仅是关山月大师的模仿秀。
(二)


  我们评价一位艺术家的成就得失,主要是看他的作品面貌,作为一位山水画家,赵华先生本着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的创作精神,不断探求山水自然的奥秘。虽然每位画家的艺术道路都因时代地域、生活阅历、性格特征的不同而大相径庭,但是,作为一个画家来讲,他的创作风格、艺术特色仍然能形成渊源有自的体系。
赵华山水画空间结构的特点:
  在赵华的山水画中,幅面较大,开境大,以全景式布局体现其山水特征的作品分量很重。如:《青城春云》、《峨眉云海》、《白云山》、《泰山秋韵》、《万里云海映翠峰》及《伏牛雄姿》都是属于开阔浩渺的、画面境界大的山水画。这些作品,虽说出自一位岭南派画家之手,但不能说没有受到北宗山水派系的影响。例如作品《泰山秋韵》作者把北方山水那种气势雄强的纯高远特征表现得非常到位。从画面中,我们可以看到,作者根本未曾使用石青石绿,大量的赭石、墨笔画,浓重粗壮,浑厚陡峭的山崖,飞瀑如练,画面的中央是泰山主峰,迎面矗立,气势雄伟威猛,远山薄雾空朦,作者调用了高低、大小、起伏、开合等艺术手段,充分体现了峰峦浑厚北派山水特点。
  再如作品《伏牛雄姿》,作者以全景方式体现出云中山脉、渐层变幻、整体推移的特征。近景中大部分树木以直干取势,似乎借鉴董源、自然的表现手法,画家考虑到林木在山水画中的特殊地位,其精细的笔触,使这片松林有如盆景,生气盎然,与远山粗犷的山峰相映成趣,正所谓“粗中见细,笔神墨魂也”。应该讲,这是一幅勃发着原始生命的山水画力作。由于整个画面非常干净、洗练,令观者顿生澄明、冲和之感。
  又如作品《云山图》:其章法、布局、笔墨都极有新意。应该说,这幅作品具有南宋山水的典型特点:画面近景树木半截,中景危崖半壁,云雾间挡;远景淡荡空蒙。这幅作品由于作者更多地想借片断景物抒情表意,因此相对地减弱了地域特征。由于作者充分发扬了中国画“画中藏诗”的特点,在构图时,以平远取景,左实右虚,经营位置以一个横的“日”字形的切割,并利用和谐的色调来强化视觉效果。有意趣的是,左边山脉被罩上几块极有力度的深兰色,于是整幅作品显出亮丽的湖光山色。而右边的山岚云雾则通过淡淡的轻涂薄抹,其色调是如雅丽的湖水,小巧的瀑布和掩映的房屋都依稀可辨。但无论是画面中的实景,还是虚景,作者传达给观者的,更多的是诗一般的意韵情调。这种以宋人山水中获得的感受,被作者巧妙地借用来,并融进西方印象派色光的因素,借以抒发其丰富的内心情感,使观者有如进入仙境之感。


峨眉云海

②赵华的泼墨泼彩画
  在赵华先生的所有作品中,泼墨泼彩在其中占据重要地位,这也是岭南派特征中最有生命力之处。这种将传统山水中没骨、泼墨和淡彩、重彩技法的结合运用,并吸收西方抽象的美感因素,开创一种既有东方浓郁意味,又有西方现实美的直觉效果的艺术形式,并以一种蓄意模拟,而是表现情与精神的需要。
  赵华身处改革开放的前沿广州,难免不为各种外来绘画派所冲击,只要能有利于中国画表现形式的创新与发展,任何自觉地尝试和试验都是难能可贵的。
  纵观赵华先生的一批全新的泼墨泼彩山水画系列,深感其调子异常的响亮,一些作品中的色彩表现,已不再是传统写实派中山水本身的固有色。而色彩运用的好坏,正是检验一位画家在造型艺术表现力的重要手段。
——《诗意》,通过大块的泼墨与泼彩的交相映照,再加上无数墨点的皴染,画家向我们展示了一幅波涛汹涌的画面,巨浪与气流的相撞,使画面充满了一种激越、狂飙的气势,不知是画家有意还是巧合,在巨浪与湍流交汇处,似有一位男子用手去拉一位正被墨浪吞蚀的女子,整幅作品迭荡起伏,有如一首命运交响曲。
——《清江帆影》,几块大的墨团,中间一块蓝色的团块,远处点点风帆,经过用笔的配合,加上擦染的技法,作者向我们展示的是苏东坡的“大江东去”的意趣,这幅作品很有特点。
——《泼彩云山》可以称得上是带有创新意味的作品。全画以平远布局,前景以赭石和浓墨绘出松林和山石,以此为实反衬出中景以青绿为基调的虚。远景的留白与前景形成了强烈的明暗对比,跃出画面的中景由于采用泼彩手法,作者有意让彩、墨任意渗合,在流动状态中带点偶然性的变化,这种技法大千先生曾经用过,赵华在这幅作品中使用的很自然,大块的泼彩浓淡、厚薄兼施,远远望去,有如一条浮在空中的彩练。非常亮丽,但并不俗艳。应该讲,赵华的这幅作品完全是按其心境而作,这使我想起董其昌的一番主张“以蹊径奇怪论,则画不如山水,以笔墨精妙论,则山水决不如画”。正像赵华先生的题目所指“泼彩云山”,真是切中题要。应该讲,在我国的山水画创作中,对各种皴法的研究可谓层出不穷,然而对色彩的运用与研究,就远不如西方了。一位奥地利的大画家魏勒,在评论家论述他的组画《当万物……》时,语出惊人“颜色在这里取得了全面胜利。在艺术家的创作中,颜色还从未像现在这样充满了精神,暗示或象征可见世界的形体全都消失了,全被颜色的自由游戏所替代了。”

(三)

  赵华先生此次举办个人山水画展,其实力与精神令人感佩,当我观毕赵先生沉甸甸的画集,仿佛身边吹来一股浓浓的南国之风,正像我在文章标题所提示的“渊源有自”。这个渊,既有南宋、北宋古代大师的优秀传统,又有深入生活、勤奋治学的源。作为岭南派的第三代传人——赵华先生,我想借关山月大师的一段话送与赵华先生自勉勉人“由于岭南派强调兼收并蓄,博采众长,而且重视发挥每个画家自己的创作个性,因此它没有一个固定的模式,也没有一成不变的法规,更不把自己的某种画法定为一尊。
  总之,目标只有一个——中国画革新,而革新的路子,可就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了。

潘丹(美术评论家)
2001年12月16日于润心斋

杨悦浦
2001年12月于北京双旗杆寓所


  

Copyright© 2007-2009  赵华先生版权所有
联系人:赵先生 Email:zhaoxiaobj@sina.com Tel:010-81437777,13901396403 13701383344
音库网提供技术支持
京公网安备1101050184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