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评论
确立自己的独立山峰
——读赵华的山水画
杨悦浦

  翻读张广志先生转赠的《赵华山水画集》时,我就有一个模糊的印象,他属于“潮流外”的画家。
  说得准确一些,他不是跟着“潮流”跑的画家。
  改革开放新时期美术创作的一大特色就是潮流汹涌。开始时的潮流是自然形成的,体现着正常的创作思潮,是当时的创作意识自然发展的结果,对些我还进行过专门的研究。后来,当有人发现潮流成为“时尚”又可以捷足升迁时,于是大潮小流不断,有的还假以学术名义运作,造成声势,在圈子里遥相呼应、“作秀”的事情层出不穷,看上去是很热闹的。当一个潮流烟消云散后,多数的参与者做为“泡沫”又沉积下去了,而制造者却得到了某种实惠。而这些事,在那些潮流外的画家身上是看不到的。在这样一种态势下,“潮流内”和“潮流外”的画家之间就有一个显眼分野,其创作表现也不一样。要说明的是,我这里说的潮流内外之分,并非学术上的含义,不过是表述一种社会现象而已。
  我说赵华是“潮流外”的画家,是看到赵华作品的另一番自我进取的清新之处。在赵华的画中没有潮流中画家那种为潮流所累的痕迹,这恰好就是他的优势,能够静心作画。
  赵华是关山月的学生。从关山月给赵华写的画集《前言》中可以看出对赵华的评价很高,画集中还有我们美协的领导李中贵的文章,对赵华也有中肯的评价。说明赵华的艺术创作成绩得到认可,是他几十年努力的结果。
赵华是北方人,作品也有北方的雄浑气度。他求学于关山月,对岭南绘画有直观的了解,并于“跋涉在山川云水之间”的写生中,对各地的自然景观深味其魂,得其神韵,创作中能贯以北方画家的审视能力。
  赵华在用线、用墨、用色上的“案头”功夫都很好。特别是在一些山水画作品中线条尤见功力,中锋侧锋结合适宜,繁简得当,在点染皴擦中对“骨法用笔”有自己独到的体会。从《赵华山水画集》中可以见到不少颇见功力的作品,如:《晚泊》(1994)中的中和散的组合;《土家山寨》(1996)中的用笔的流畅;《白云深处》(2000)、《高山平湖》(1994)中的泼墨积彩;《黄山文笔峰》(1994)中水分的运用;《丹霞晨辉》(1994)的苍茫;《春风又绿江南岸》(1999)、《高山人家》(1992)的准确挥洒,等等,读来兴味无穷。赵华在画面处理上很丰满不空洞,构图富于变化,这来源于他多年游历大江南北观察、写生的积累。

  


高山平湖


  由此可以看到赵华的中国画已经具有了自己的“大气大度、粗犷奔放”的艺术风格。
  从艺术个性上看,赵华在作品面貌上还需要再加以强化,还需要综合前人的审美定式形成自己的审美意识,特别是在当前强手林立,彼此的艺术个性是区别画家的重要“符号”。此外,我觉得他的一些小幅作品比大画要更能“出彩儿”,尽管他的大画悬挂在许多重要的地方,还是应当把小画的优长之处融贯到大画之中。再者,关山月是我们尊敬的艺术家,他的话有重要的参考价值,老师对弟子的爱抚和期望总是很高的,他说“赵华为大千之后第一人”,赵华应当有自己的明确的理解,作为忠诚的学生必当在创作中不断地完善自己,以不愧于先师厚望。
  这些年,大家都感到了中国美术界的浮躁,也都感到在这种创作环境中难以创作出好的艺术作品,因此我们都有责任“绿化”已经被污染了的艺术生态环境。赵华以及与赵华处境相同的画家,要把握住自己的优势,立定脚跟,千万不要进入那些人为制造的潮流。照自己的理想和艺术规律走下去,就会如同关山月所说“定会在艺术之林成为一座独立的山峰”!

杨悦浦
2001年12月于北京双旗杆寓所


  

Copyright© 2007-2009  赵华先生版权所有
联系人:赵先生 Email:zhaoxiaobj@sina.com Tel:010-81437777,13901396403 13701383344
音库网提供技术支持
京公网安备11010501842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