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评论
搜尽奇峰呈胸臆
——赏赵华山水画
柯文辉

  

   名家弟子难当,容易受到爱戴与过高要求的压力。远离长辈,画风看不出师承关系;过于贴近,貌似忠实,往往背离了前贤渴望更新的美德。赵华继承了先师们对自己作品永不满足的开拓精神,对真山真水注重无声的对话,始于形的再表,进入内在品格的发掘。以中原沃土的豪气,来丰富绘画语言。目前对老师与大自然还不能说做到了以貌取神,却已从这条路上找到了生命体悟,显示了潜能与可塑性。下笔吃低求深,用色以朴养丽,把风骨的建设放到首位。不求妩媚甜妍,故而受到关山月、黎雄才两师青睐,其“奥秘”或即在此。他肯思索,15年报以强烈的旋律感舞蹈感,移到画里有心音、脉搏、境界,方能让艺术家超越旧我,铸造生机。他肯反复对景挥毫,从不同角度寻求熟悉后的陌生感,洗净装饰音,坦呈胸臆。洒汗如雨,废画成堆。这种对艺术与大自然的双重痴迷,充实了年复一年的平常岁华,耕耘便孕育了希望。


大江东去


  他的画,运腕沉着,一些青绿山水烟岚飞动,铁峰巍列,瀑落泉涌,势态浑涵。各景区围绕主体,注重合局效果。朝暾暮霭,明一而显十。丘壑间虽无阴影,光的翔舞,流露出对生活的依恋,对父老大地虔城的美好祝愿。有些没骨泼洒出的去雾层峦,突破了传统手法,注入了较浓郁的现代气息。由于前景的丛林用铁线写出,二者结合部过渡得不留刀痕斧迹,已为广大观众喜闻乐见。画家烘染扫泼,享受到广阔的自由,有情、有理、有节。
  泼墨泼彩的成功之作颇具抽象美,不泼不能快意,没有追踪张大千、刘海粟,运动感较突出,非玩弄技巧而流于程式化。大色块中渗化、漾溢出深浅不同的层次,黄山青城峨嵋都出现过类似镜头。变幻诡谲,仍有真实依据。纵横开合,无牵强人为成分。
  当然,任何试验允许成功,也允许失败;拒绝失败即永别了成功。凡工艺制作性强,停留在技术层面的探求,就显得骨力单薄,对于抽象手法的借鉴把握,还要加深理解,从渐悟到豁然开朗的顿悟,有一段路要走。我以为不必分散太多精力去尝试此类手段,把时间用于苦练篆隶书以强化线条的金石气与情感密码,更能扬东方艺术之气 。


附:柯文辉在中国美术馆赵华个人画展中的贺词
各位专家、评论家、艺术家:
  经过长期准备,在诸位前辈同辈人的关怀下,赵华先生的画展开幕了!这在他个人的艺术生涯上是一个继往开来的转折,显示了潜力与希望。能为吾士吾民贡献美的人是幸福的,愿他拥有创造的欢乐,一步一个脚印,扎扎实实地突破自我,酿造新机,以平常心歌颂壮丽河山、风土人情、平平常常的生活之美。成功不喜,停滞不忧,恒温开拓,不骄不躁,在美术史上找到普通的一席之地。
  关山先生从赵望云在西北旅行写生,由这段乡土民谣式的绘画,走向晚年的华贵艳丽;黎雄才先生努力用壮美的情怀来丰富岭南派趋于华美的画风。前辈们的历史选择是后学的明镜。赵华先生如何解决获得市场、媒体认可与保存自己个性的矛盾,接受艺术史的启示,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是他个人的事,又是一大批艺术家共同面对的课题。不是所有的学术研究、艺术创作都能获得市场的成功;赵是市场最发达的地方,才有实力扶持坐冷板凳的学术研究。岭南派的开创者高剑父、高奇峰、陈树人三先生都留下许多未完成的课题,盼望赵华从源头上接过他们的笔,深入生活,表现山川大地本色,发展岭南的绘画,以中原赤子的谦诚,如鱼得水,完成使命。
  赵华之长,是五四以后的白话文之长,与二十世纪的大师们的求索是一致的。坦率说还是不够用的,由四画僧上溯明四家、元四家、宋代大师,吃到更多的奶水,提高作品诗的含金量,文化风神,东方大道之美,并自觉用苦干精神去练隶篆书,让线条藏入更丰盈的情感密码,与千秋后知音对话,是对父老历史最好的报答。
  作为当作名家之一,强化作品的文学性(诗境的提炼为主,诗词题材为辅)让笔下线条块面吃更深,以少胜多,瘦得丰满,刚劲,厚重得阔泼,畅中有混,我寄以厚望和作为平凡读者的关注与祝福。
  技升华为艺,艺提炼为道,已由诸位老师作了阐述论证,我就不再献丑了。赵华的勤奋、才气、诚恳,都投入了作品,有目共见。我深表敬佩。
  祝展出成功,诸位学者友人新年快乐!
柯文辉
二00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

  

Copyright© 2007-2009  赵华先生版权所有
联系人:赵先生 Email:zhaoxiaobj@sina.com Tel:010-81437777,13901396403 13701383344
音库网提供技术支持
京公网安备110105018428